相关文章

整容市场美丽陷阱 微信朋友圈“微整”悄然发热

摘 要:在微信朋友圈内,各色“微整大师”也悄然出现,他们打着“国际机构认证”的旗号,没有任何营业执照或许可证,就在美容院、美甲店、甚至居民楼内支一张手术台,为客人注射填充物。

  在微信朋友圈内,各色“微整大师”也悄然出现,他们打着“国际机构认证”的旗号,没有任何营业执照或许可证,就在美容院、美甲店、甚至居民楼内支一张手术台,为客人注射填充物。

  “打一针就变美”“隆鼻除皱填充法令纹”“无毒害可吸收”……如今,微信朋友圈内微整形信息多如牛毛,其声称经过专业培训,甚至赴韩国进修,产品都是国外进口,价格比正规整形医院低很多,再配以几张整形前后的对比照,让不少爱美者“心中长草”。

  近日,福州的林小姐经朋友介绍,结识了微信朋友圈内一位“韩国整形李医生”,其声称只需2000元就可以注射隆下巴,注射地点在一家宾馆内。于是,她心动了。

  林小姐一开始对注射效果很满意,谁知一个多月后,她的下巴越变越长,最后竟成了“鞋拔子脸”。万般无奈之下,她只好去公立医院检查。经诊断,林小姐是被注射了违禁药品“自体细胞生长肽”,导致下巴增生,而目前国内并没有允许将这种药品进行整形填充。

  非法医疗机构、非专业医师、非合格产品,据业内统计,目前微整形毁容事件中,有九成来自“三非”,而微博微信正是“三非”整形的重灾区。在微博上输入“微整形”,相关用户达上千名,多标榜自己为微整形美容师。一些“微整专家”带着针管四处“走穴”,甚至约好时间到宾馆、住家登门服务。事实上,在一些大城市的繁华商圈,存在大量“打黑针”的美容院。

  打针先从“朋友圈”下手

  数据显示,目前中国每年平均有105万人次进行医疗美容手术,其中八成为微整形手术。正是瞄准了这个需求大、利润高、门槛看起来很低的市场,不少零基础的外行人在暴利的刺激下纷纷“试水”。而为了速成“整形医生”,大量未经许可的培训机构应运而生。

  搜索引擎内输入“微整形培训班”,相关词条超过100万个。记者随机致电一个培训机构,工作人员介绍,培训班是在韩国济州岛授课,课时为5天,学费8800元,教授肉毒素注射、填充美容技术、4D蛋白线提升等,课程针对零基础学员,包教包会,结课后为学员颁发韩国医学会认证的毕业证书。

 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学员毕业后多是自己开“工作室”,或者挂靠在美容院、美甲店,每月平均都有几万元的收入。记者询问“没有招牌,客源哪里来”“大多是从朋友圈先下手,接着口口相传”“不会被抓吗?”“国内没有专门管理的部门,一般没人查”。

  记者了解到,如此这般的培训班多是大班授课,学员中医生所占比例仅为5%至10%,其余多是非医疗美容行业的从业人员,包括美甲师、理发店小工等。培训时先用假人练手,接着学员之间互相在脸上练习打“美容针”和“瘦脸针”。

  “整形医生不能速成,操作者必须持有医疗执业资格证。”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吴念说,医疗美容主诊医师相当于专科医师的水平,按照规范的培训标准,医学生大学毕业后,需要继续接受3年至5年的专科医师培训。目前市场所谓的医疗美容培训机构不仅没有资质,其所颁布的证书也不被卫生行政部门承认。

  微整形市场充斥陷阱

近年来我国医疗美容,特别是微整形行业发展迅猛,但由于缺乏统一的行业规范,相关管理办法滞后,监管部门职责不清,医疗美容出现管理真空,再加上消费者